西甲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一百零三章:主仆交谈

2020-01-18 21:0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一百零三章:主仆交谈

要说整个过程,陈大伟真的不想吐槽太多,更不打算记着刚才发生过的一幕,一开始还得听着这群拦路的强盗满口空话的威胁,而又看到雪莲几个人之后,又是色心一起,不仅是想要劫财,连人都想要一并拐走,然后是言月第一个先从车上跳下来,完全没等对方将话说完,一个人就开始进行割草一样的清除行动,她这才一动手,手脚干净利落,杀人一点都不虚的情况下,有了第一个倒霉者之后,第二个就根本不敢再正面直视这位挥舞着镰刀,散发出寒气的美人,所有强盗是几乎在出事之后,就一哄而散,别的不说,落荒而逃的速度绝对是惊人的!

整件事要这样结束那也没多大的事,问题是开杀之后的言月似乎有点不正常的样子,在陈大伟旁边的紫渊扫视了一眼之后,她就出声吩咐了一句话来:“你帮忙注意下周围的情况,我去看看言月。”

说完之后,紫渊的人便一跃下了马车,快步走向言月的身边,似乎是想让对方稍微冷静下来的意思,甚至接下来,紫渊都没有再回到后面这架车上,而是跟有点事生硬的拉着言月的人,将其拉扯回到中间架马车上面,也没有对着陈大伟这边说点什么,因为前面两架马车又开始缓慢的前进了,所以他这边也只能是紧跟驾车而上,一点都不敢马虎。至于刚才那些强盗,也就只有两三个是横躺在地上的,在马车经过的时候,陈大伟还是多留心的扫视了一眼,不知道是真被杀死了还是重伤昏迷过去的,但是大部分伤口都在这些人的脸上,几乎可以用“面目全非”这词来形容目前的现状。

这确实是吐槽不能的过程,而且陈大伟也不会可怜这些人太多,假如不是他们这些人的话,换成普通游人过来,是不是会遭到一番洗劫呢?这里面就有一层因果的关系,所以也不是他该发善心的情况,只是对于言月刚才不太正常的表现,难免是有点在意的,要再算上刚才紫渊的表现,总觉得沙夜也是应该早一步察觉到了某些问题出来,才会在那个时候单独跟自己说了那些事情,看样子确实大家的情况都是有些不妙啊!越是在意就越觉得自己应该再留心一些,也就怕是一不留神就会失足千古,到时要怎么挽回都成问题了!

“主人在担心她们的情况吧?虽然是不怎么好来讨论的事情,不过我觉得还是该说清楚出来会比较好的!”比较意外的是本来还在车房里面休息的使魔,在紫渊离开这架马车之后不久,它就拍打着小翅膀,从里面飞着出来,而且还将自己的声音尽量的放小下来,似乎是有些话不想让其他人听到一样。

陈大伟是略感到意外的望了绊一眼,随后也是偷偷摸摸的将它整个身体一把抓到手上,并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面,才交代着说道:“你说说有什么是该跟我说清楚的,我得留意一下才行!”

“具备器魂的神器能做到让她们维持原来这副状态一直在神器之外,本来就已经是超出了大多数人的常识,就是连我到现在都有点不太相信。所以说她们拥有的神器等级已经是相当高端了,但是有些问题还是避免不了的,比如说会有一个特殊的契机,让她们跟各自的神器彻底相融,也有可能会随着时间推移,神器维持的效果会逐渐减弱之类的,不能继续以正常的形态出现在外界。”绊所说的问题,其实也就是沙夜开始担心的事,紫渊等人并非是神器的持有者,而是借助神器的力量,继续活在当下的器魂,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为了确保大家安全,沙夜这个不死武王才会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选择消声觅迹,现在她也并不是憋不住才会出来,而是同样真真切切的察觉到紫渊她们几个人身上的问题。

“要是下次有机会见到八日梦的话,得问清楚这件事才行。”陈大伟小声嘀咕着,又是看了前面两架马车,随后又是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似乎是感觉到不少视线投过来一样,因为对魔国的了解并不甚多,只能说是会奇怪这边的风气,真心是胆子大的人够多吗?反正经历过海港城一事之后,陈大伟也得学乖点才行,虽然自己这边真的一点都不好惹的队伍,但还真说不准会有什么不能招惹的存在,还有就是,现在过来通州这边的,目的也是为了见圣灵树,大概是猜得出沙夜是想问清楚有关世界树的事情,毕竟天理树完全是说不清发生劫难之前所拥有的记忆,不然也不用亲自过来一趟。

“主人明明也是有能力将她们全收的,如果肯放点心思,再计划一下的话,有她们的神器,活用起来绝对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实力啊!”这时候绊又突然很小声的跟陈大伟建议了一句,大概要不是主仆两人所拥有的契约,估计还真不能听得清楚,听它说这话的时候,还真是有点让陈大伟吃不消的感觉,这话要是给其他人听到的话,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的,不过绊说的没错,他确实拥有使用神器的权利,而且还要是强制性的,也就是只要陈大伟愿意的话,他就能操控这些神器,但问题是现在谁甘愿当其他人的手上的武器呢?一个都没有吧?

而且也别说得好像游戏一样,设计对话脚步,逐步攻略,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存档游戏,真要玩脱的话,连沙夜也不会保护自己,更别说陈大伟对神器一类的并不怎么感冒,既然是这样,又何况勉强自己呢?所以他同样低声的回答着自己的使魔:“我可不想玩脱,更不想去破坏眼下的平衡,何况以后真会避免跟神器相融的时候,我也希望她们能够挑选自己想要的主人,所以才会跟七月的佣兵团纠缠上了,希望是能通过她们的帮忙,加快一下这个计划。”

“但是如果她们有人愿意选择你呢?”谁知道绊又突然问了这样一句出来,好让陈大伟愣神了一会,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随后他才放宽心一样的说道:“真要有人愿意选择我的话,我会先看好情况,再来定夺的。尽可能的话,还是希望能够拒绝下来,但要是拒绝不来的话,就只能负责到底了,就跟你那时候的情况一样,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自己能够找到个更好的主人。”

“不,主人你已经够好了!”绊很是一本正经的回着话,但是陈大伟却是面露苦笑,有点无奈的接过话道:“但是你也应该察觉到,我经常都会身不由己的陷入危难之中,连我自己都说不清这种招惹麻烦的体质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还是不想自己身边有太多的牵绊!”

“可‘绊’就是你起的名字啊,这也是我们之间已经扯不开的牵绊,所以我才想请你更多的使用我的能力来帮助你度过危难,我们两个不就是这一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吗?”话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从紫渊等人的神器,说到他们主仆两人的问题上,就跟沙夜一开始说的一样,两个最稀缺的就是交流,明明放着一个逆天的使魔在身边,偏偏一点都不去珍视它的能力,还有魔力供给的问题,并非是不能改善的事,但是陈大伟却像是在回避这个问题一样。

“而且,就算是死亡的话,也不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对我来说,真正让我觉得害怕的,反而是自己一点都帮不上主人的忙。”绊说完这句之后,也是注意到陈大伟脸上也有多少动容,它犹豫了一会之后,好像是在尝试想要说点其他话出来,卡了一下话之后,又突然是下定决心般对着陈大伟再补充着一句:“而且我们两个的使魔契约还有个特殊的条例是,如果作为主人的你一旦死亡的话,作为使魔的我,也会一样跟着你而亡的!”

又来一个同生共死?当绊这么说的时候,陈大伟都没去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而是“哐当”一下,内心好像被下沉到一定的深渊里面,触碰到了他内心一直不敢面对的问题:假如自己真是出了什么意外,而死亡的话,那么古娜那边真的会跟自己一样面临死亡吗?他是很努力很拼命的活着,可同样也有时候会不顾一切的去冒险,去尝试,活着是人的本能的话,跟命运去争斗则是陈大伟习以为常的事,撇开说不清的原因之外,他是不是太过轻视着这个共生契约呢?死的也许不只是自己呢!一碰到这个问题,就不自觉去责备自己这一直以来是有多乱来的,可是,水镜无心这个当爹的,也从来都没有交代过一个明确的任务给陈大伟去执行啊,只是让自己拼命的去成长,努力活在当下,等待合适的时机,这样的话,反而更容易让陈大伟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觉到相当的迷惘。

但是人类自身本来就是这样矛盾的生物,该怎么成长都是由他自己决定的才是,既然一路过来都磕磕碰碰的走过来,现在稍微往旁边一看,才察觉到还有跟着自己磕碰的其他人,是不是为了古娜和绊两个着想,稍微改变一下自己呢?

“所以既然成为你的主人,我自然会负责到底的。已经失去了断罪一次,就不该有第二次了。”对于曾经的搭档,陈大伟到现在还是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才会让断罪消失的,虽然他说自己已经得到了救赎,放下一切去成佛,甚至是将部分力量转送给自己,但是如果陈大伟肯再珍惜身边的伙伴,这件事也不会发生,也正是因为害怕有太多的牵绊存在,他才会优先去选择拒绝,但要是一旦接受下来,就一定会负责到底的,这就是他要坚持的信念,也很好的传达到绊的心里,让它为此而感到满足,随之而笑着起来,像极了一个小孩子的笑脸,洋溢出相当的幸福!

再后来,他们两个又开始就魔力供给和恢复的问题上,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流,很显然是第一次这样探讨主仆两个将来要面对的问题,自然也是让时间过得飞快起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新城镇的大门口。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陈太平
通海县人民医院
吉林治疗盆腔炎方法
海口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苏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