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灭世魔帝 四五七-斩杀宇文盖!方青一悲剧!

2020-01-19 11:0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灭世魔帝 四五七:斩杀宇文盖!方青一悲剧!

是啊,一个严重的问题摆在了方青一的面前。

是束手就擒,还是反抗?

他身边的四个超级强者固然厉害,但是面对几百名武士和几千名禁卫军绝对是不够看的。

而且一旦开战,黑宁奇这边装着不小心伤了他,那就太不值了。

他隐洲少主方青一可是真正的金枝玉叶,万一断手断脚的,就算把索伦的人杀掉十个一百个也弥补补回来。

不过束手就擒这种话,方青一是绝对不会说出来了。

他直接走了出来,望着黑宁奇道:“我正无意间经过此处,结果却遭到你们怒浪王国军队的无端攻击,请你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要立刻面见你们的国王,请他给我一个解释。”

黑宁奇冷道:“方青一阁下,你涉嫌煽动卮都城卫军谋反,触犯了怒浪王国律法,正式被捕了。”

方青一厉声道:“黑宁奇,你不要信口雌黄,我只是无意之间经过此处。你说我煽动城卫军造反,拿出证据来?否则,我让人弹劾你,我立刻让隐洲发出公函给你们的国王。”

此时,囚车里面的叶晋子爵赶紧举手道:“我证明,就是隐洲少主方青一煽动城卫军造反的,我证明,我证明……”

“我**……”方青一几乎郁闷得吐血。

叶晋你这个混蛋,从我隐元会拿走这么多好处,之前为了见我一面,连半点尊严都不要,恨不得将小妾的屁股都卖掉。而现在,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地出卖我?

黑宁奇一挥手,立刻便有五名影子阁武士拿出了天魔丝,要去将方青一等五人捆绑。

方青一面色骇然剧变道:“黑宁奇,你敢?”

黑宁奇冷笑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有本事的话,拘捕反抗啊?”

黑宁奇的声音非常阴冷,目光很不友好地朝着方青一胯间瞄去。

那意思非常明确了,只要你一拘捕,我立刻杀掉你的四个保镖,然后装着不小心废掉你的命根子,让你成为一个太监。

方青一从未受过这样的威胁和耻辱,目光冰冷地望着黑宁奇道:“你会为今天的事情后悔的,一定会的!”

然后,他举起双手,束手就擒。

此时,城卫军谋反集团正式被一打尽。

这场可致的谋反,还没有开始,就彻底被消灭在萌芽之中。

而其中最大的功臣,便是索伦的前情人叶非蝶!

……

王宫书房内!

索伦可以对依蛮蛮动手动脚,却不能对叶非蝶这样,毕竟她是别人的妻子,尽管刚刚出卖自己的丈夫。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索伦问道。

叶非蝶摇摇头道:“谈不上好或者不好,如果仅仅只是前途的话,那当然是好的,做了弓军副统领。如果说生活的话,我和丈夫已经分居了两年多了。”

“宇文伐?”索伦问道:“这个人怎么样?”

“一个做不了好人,也成不了坏人的老实人,却在很努力装着不老实。”叶非蝶道:“一个让女人看着有些厌烦的男人。”

我靠,这个评价真心狠了。

“是因为我们曾经的关系,所以让你们的家庭关系不和睦吗?”索伦问道。

“是啊。”叶非蝶挑衅地看着索伦道:“你难道想要弥补我吗?”

“行,你要什么?”索伦笑道。

叶非蝶一愕,一下子真的不知道开口要什么?

索伦问道:“你突破龙射手了吗?”

“快了。”叶非蝶道。

索伦道:“那以后,我就把城卫军弓军交给你。”

“对我封官许愿吗?”叶非蝶冷笑道。

索伦道:“你吃枪药啦?这么冷言冷语的?”

叶非蝶摇头道:“我就是心里不舒服。”

索伦道:“因为出卖了丈夫和公公吗?”

叶非蝶摇头道:“不是,在出卖之前还很痛苦,很难抉择。出卖之后,就一心想着他们的坏,早就将我这种行为上升到为民除害的地步,所以没有不舒服。之所以不舒服,是因为你说话的口气,让我很不舒服。”

叶非蝶就是这样的人,说话很冲的!

她和庄之璇有点像,都是留着齐耳的短发,而且都身材火爆。

只不过庄之璇表面冷漠,但内心敏感脆弱,女人得不能再女人。

而叶非蝶,就是真正的率性,性格冲,说话直,性格像是一个男孩子。

所以在王城学院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追,最后被索伦的漂亮面孔和花言巧语迷惑,被哄到了床上去了。

“我立下了那么大的功劳,你打算什么赏我?”叶非蝶问道。

索伦道:“你说说看。”

叶非蝶道:“饶过我父亲一命,给他留下一笔可以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的钱。”

索伦点头道:“好。”

叶非蝶想了一会儿道:“我有什么需要的时候,就来找你。”

索伦道:“好,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叶非蝶道:“你不要装着听不懂,我的意思是,我生理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来找你满足我,放心我不会经常来的。”

索伦顿时被骇了一跳,这个女人说话这么直接?

“你要做我情人?”索伦道。

“差不多,没有到这个级别,我一年最多找你几次。”叶非蝶道:“否则你觉得我还能嫁出去吗?还有谁敢娶一个出卖丈夫的女人?”

“行。”索伦点头道。

“三年前,你还欠我一次。”叶非蝶道。

然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索伦忽然道:“好了,你不要强装了,心理难受就哭出来,出卖自己的丈夫和公公,确实会非常难受,不要强行装着无动于衷。”

索伦虽然对叶非蝶这个女人并不是很了解,但是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她此时心绪无比的复杂难受。

而且,就算她再率性,也不会主动说出让索伦满足她心理需要的话来,她这点矜持还是有的。

她不断地说话,就是在发泄,试图减轻内心的痛苦,出卖丈夫和公公的痛苦。

被索伦这一揭破,叶非蝶美丽的面孔一抽搐,终于泪水不断滑落。

她从来都没有哭过,此时终于忍不住泣不成声道:“我真的一点不爱他,反而瞧不起他,厌烦他,嫌弃他。但是现在心里,真的很难受!”

索伦叹息道:“如果,你开口求我放他一条性命,我会答应。”

“不。”叶非蝶道:“我绝对不会为他求情,我绝对不会这么虚伪,一件事既然做了,那就做绝。至于杀不杀他,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说罢,叶非蝶一抹眼泪,来到书房里的一个椅子上,直接坐下。

并且,拿起索伦书桌上的点心和茶水,狼吞虎咽地吃。

因为纠结要不要出卖公公和丈夫,她差不多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了。

唉!

像她这样的女人,确实不是宇文伐这种男人能够折服的。

也真的只有败家子索伦这样的男人,才能真正降服她这样烈性雌豹一般的女人。

索伦甚至可以想象,如果败家子索伦没有死,而且失去了领地,失去了一切,变成了一个贵族破落户,并且迎娶了叶非蝶之后。

那生活一定是这样的,叶非蝶在外面打拼,晋升得非常快,而败家子索伦依旧花天酒地。

叶非蝶就算养着索伦这个败家子,还会觉得幸福甜蜜。因为她这个丈夫才华横溢,俊美绝伦,而且温柔体贴,无比浪漫,这才是她想要的男人。

反而宇文伐这样还算英俊,但是没有情调,有点木讷的男人,就算再有出息,叶非蝶也看不上。

……

就在此时,黑宁奇走了进来,单膝跪下道:“公爵大人,宇文盖父子,叶晋子爵,已经被擒获,其余城卫军谋反将领,已经全部被杀。另外,隐洲少主方青一也出现在谋反中,被我抓捕。”

“方青一也被抓了?”索伦惊讶道。

黑宁奇内心顿时有些不安,抓方青一的时候是很痛快的,但隐洲势大,抓了他的少主,后果或许会不堪设想。

“抓得好。”索伦一拍桌子。

黑宁奇道:“方青一态度非常强横,说要面见国王陛下。”

“将他锁住筋脉,关入天牢。”索伦道:“然后,饿他三天,只给水喝,不给饭吃。”

黑宁奇一愕,摄政公爵更狠,不过跟着这样的主君做事,真是过瘾。

“方青一身边还有四个保镖,怎么办?”黑宁奇问道。

“绞断筋脉,打断四肢,彻底废掉。”索伦道:“日后隐洲问起,就说是他们要越狱。”

“是!”黑宁七道:“宇文盖要求见您。”

索伦道:“他是束手就擒的?还是……”

“对,束手就擒。”黑宁奇道。

“让他进来。”索伦道。

“是。”黑宁奇走了出去。

……

“来人,带叶小姐回避一下。”索伦道。

“是。”顿时一个宦官上前,要带着叶非蝶去旁边的偏殿。

毕竟是叶非蝶出卖了宇文盖父子,索伦不想她见面尴尬。

“不,我要见见,就让他们看到是我出卖了他们,又能如何?”叶非蝶道。

索伦不由得叹息一声,这个女人的倔强,真是无以复加了。

出卖了自己的丈夫和公公,心中非常难受,却又装出一幅冷酷决绝的模样。

很快,宇文盖父子就被带了进来,第一眼就见到了叶非蝶。

宇文盖眼睛一睁,露出惊讶的目光。

而宇文伐如同雷击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声道:“非蝶,是你出卖了我们?”

“对,是我。”叶非蝶道。

宇文伐嘶吼道:“贱人,真的是你出卖了我们?”

“对,是我。”叶非蝶安静道。

然后,宇文伐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眼球彻底充血,英俊的面孔彻底扭曲,疯狂地冲了上来。

“你这个贱人,****千刀万剐的*****宇文伐疯狂嘶吼道,眼眶几乎都要裂开,尽管双手被缚,却依旧凶猛地要冲上来,仿佛要用牙齿咬死叶非蝶一般。

黑宁奇上前猛地一脚,直接将宇文伐踢跪在地上。

索伦道:“你就是宇文伐?”

“是我怎么样?”宇文伐吼道,望向索伦的目光充满了怨毒。

索伦道:“没错,我和叶非蝶是有过一段恋情,但是几年前就已经分手。之后再无沾染,你为何要骂她***呢?她和你成婚之后,又没有出轨。”

宇文伐冷笑道:“当年他跟你这个无耻的垃圾相好,不是***又是什么?”

“闭嘴,闭嘴!”此时,旁边的宇文盖嘶吼道,恨不得割掉儿子的舌头。

然后,他恭恭敬敬磕头在地上道:“老奴宇文盖,拜见少主!”

这一跪下,索伦心中彻底发凉!

他对宇文盖,真的有很多想法。对于他背叛国王,他是有几分理解的,毕竟当时卮离如日中天,顺昌逆亡,并不是每一个人的道德准则都如此之高的。

而索伦入主王城之后,宇文盖从来没有来拜见过。

索伦想来是因为愧疚,人越是愧疚,就越是冷漠。

比如一个人做了对不起朋友的事情,尽管得到了原谅,朋友依旧对他非常亲热,但是他依旧会变得冷漠,主动断绝和朋友的联系。

这种情绪尽管很荒谬,却很真实,索伦也能够理解。

而如今宇文盖这一跪下,而且还自称老奴,口呼少主,打破了索伦所有的幻想。

眼前这个宇文盖,就只是无耻,狡诈,阴毒!

他在算计索伦,因为从以往的例子上看,索伦从来吃软不吃硬。

归行负得罪索伦如此之狠,被俘之后,跪下来自称老奴,口呼主君,便半点事情都没有了,反而马上要进入内阁,飞黄腾达。

简泽爱面子,嘴硬,硬要索伦三顾草庐,结果被斩首了。

这些种种例子都表示,索伦这个人爱面子,就算得罪他再狠,只要跪下来讨好跪舔,就能安然无恙,而且继续荣华富贵。

这也是宇文盖之前没有来拜见的原因。

因为背叛过索隆,所以宇文盖天生对索伦就充满了一股恨意。

这很奇怪,索隆伯爵对他恩重如山,明明是他背叛了索隆伯爵,结果他反而对索伦充满恨毒,时时刻刻都想置他于死地。

这是因为,在宇文盖的心中,索隆伯爵成为了自己的道德污点,每一次想到这个人,都在提醒他,自己是一个卑鄙无耻之人。

所以只要还有一丝机会,宇文盖都不会放弃灭掉索伦,加上卮都圣殿和方青一不断给他信心,所以他始终没有来拜见过索伦。

在他心中,就算穷途末路,就算彻底失败了,只要束手就擒,来到索伦面前跪舔,口呼一声少主,自称一句老奴,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归行负,楚业,言无至等例子,比比皆是。

在宇文盖心中,索伦有一种非常幼稚可笑的征服欲。

索伦深深吸一口气,问道:“宇文盖,你想说什么?”

宇文盖拼命跪伏在地上,让天魔丝割破自己的身体,鲜血淋漓,额头不断磕在坚硬的地面上,很快就鲜血淋漓。

“老奴自知罪无可恕,死不足惜,但是请少主放过我的儿子宇文伐,让他世世代代效忠索氏家族,弥补老奴犯下的过错。”宇文盖泣不成声,拼命磕头。

宇文盖当然不是在求死,而是在以退为进而已,试图让索伦进一步心软。

索伦点头道:“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吧,杀了!”

这话一出,黑宁奇上前,拔出战刀,猛地斩下。

顿时间,宇文盖彻底惊呆了,不可思议望着索伦。

剧本不是这样子的啊?不是这样的啊。

“少主……”宇文盖一声嘶吼,拼命挣扎。

但是,全身被天魔丝束缚,怎么可能挣脱得开。

“唰!”黑宁奇的战斗,轻而易举斩下了宇文盖的头颅。

鲜血狂飙,彻底毙命。

索伦来到宇文伐面前道:“你父亲宁愿一死,也要保你性命,你怎么看?”

宇文伐猛地吐来口水,目光充满了怨毒道:“索伦你这个无耻的垃圾,我若是有半句求饶,就是你孙子。无耻的垃圾,狗男女,不得好死……”

……

注:第一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双倍月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北京市西城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苏州市相城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怀化妇科医院有哪些
干细胞临床研究备案机构
雅安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