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无限大抽取 第一把二十七章 一箱金子

2020-01-19 12:1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限大抽取 第一把二十七章 一箱金子

路青将东西搬到书桌上,揭开外面的黑色塑料袋,露出那只铁箱子。

趁着现在空闲,他打算看看铁箱子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看着箱子上的锁,路青轻念:“我要抽取铁箱子上的锁。”

“抽取铁箱子上的锁需要耗费1点体力,是否确定?”

“确定。”

铁箱子上的那个粗大的锁头,骤然消失,出现在路青身前,被他伸手接住。

端详了一下手中的锁头,发现这是一个精密结构的锁头,但也已经被海水腐蚀了不少,就算有钥匙,也很难打开了,要不是他有系统,估计除了暴力砸开之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把锁头放在桌上,路青把手放在箱子上,准备将它打开。

不过他稍微用了好几次力,都没能把盖子打开,看来在海底待了几百年后,这铁箱子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海水渗透进去了。

也不知道里面的东西有没有损坏。

路青心里嘀咕着,也不再管那么多,双手直接加大气力,几乎是暴力般,一把将盖子打开!

“……”

铁箱子打开后,路青往里面看去,里面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那些璀璨珍宝,原因是,箱子里面,还被一层厚厚的东西包裹着,看起来应该是油皮纸一类有防水性功能的东西。

这让路青松了一口气,这代表着,里面的东西不会被破坏了。

同时,他也看到了,海水最终还是没能突破铁箱子的防护,止步于箱子那密封性极好的接缝处,只在上面留下一层斑斑锈迹,这也是刚才箱子为什么难以打开的原因。

保管得这么严密,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路青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来了。

他再次拆开那一层层的油皮纸,等他全部都拆开后,定眼看去,顿时就被一阵黄橙橙的反光晃花了眼。

这……是黄金,金条?!

路青愣住了,只见油皮纸里面包裹着的,赫然是一根根长条状的橙黄色物品,看起来神似他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金条!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路青就伸手从里面取出一根,查看起来,想要确定这是不是金条。

东西一入手,就感觉沉甸甸的,看起来体积不大,但起码有小半斤重,上面通体完整,没有一点划痕,也没有任何镌刻标记。

路青看了好一会,还是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金条。

没办法,他以前就是一穷人,就没见过真正的黄金到底长什么样,虽然在书上看过也听别人说过,但那不过是纸上谈兵和道听途说,哪有半点鉴定经验。

哎!真笨!

忽然间,路青吐槽了自己一句,怎么忘了有系统这东西。

他看着箱子,默念:“我要抽取铁箱子里的一根金条。”

“抽取铁箱子里一根金条,需要耗费1点体力,是否确定。”

“否。”

真是金条!

看着铁箱子里面那满满的橙黄反光,路青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拿着金条的手也有些颤抖,心里激动不已。

这里的金条,可是有整整一箱啊,得值多少钱?

国人对于黄金的迷恋,可以说是有一种很深刻情怀在里面的,所以说,即使是路青,在骤然看到这么多的黄金之下,也显得有些失态。

过了好一会,路青才平复了一下心情,伸手把里面的金条一根根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整整三十根。

他又认真地掂量一下,还拿出自己的对比,估算出一根金条大概重三百克这样。

按照古人对重量的计算方法,一斤等于十六两,一两约等于现在的31克,所以路青推算,这里的金条,应该是十两一根,也就是310克左右。

而这里有三十根金条,足足三百两,9300多克,近二十斤!

近二十斤的黄金!

计算出这个数字时,路青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在那些卖黄金首饰的珠宝店里,黄金可都是论克算的,而自己这里,却是论斤。

现在的金价,是多少来着?因为兴奋,路青的脑子又有一些迷糊了。

他拿起查了一下,现在国际上的金价,一盎司大概是1200美元左右,而一盎司黄金的重量是31克左右,跟古代的一两相仿。

也就是说,三百两黄金的价值,大概在36万美元左右,以现在美元跟人民币大概一比七的汇率换算,最终路青算出,这批黄金的价值,大概在两百五十多万人民币!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下的一种换算,中间忽略了许多细节,比如这批黄金的纯度,毕竟要考虑到古人的冶炼技术问题。

但不管怎么说,这批黄金怎么也不少于两百万人民币的。

咦?

等把最后的数据算出来后,路青却有些意外,才两百多万,好像也不是很多钱啊,自己好像激动过头了。

如果这个想法让别人知道了,这货铁定被群殴,尼玛两百多万还不算多,那多少钱才算多?

但平心而论,两百多万对于路青来说,真的不算太多钱。

且不说他银行里面就已经有一千多万,单是那颗帝王绿,其价值就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了,更不说现在还有一批可能更值钱的珍珠,相比之下,三百两黄金,反而显得有点小意思了。

这样一想,路青那颗见到黄金后,一直兴奋着的心,总算是彻底冷静下来了,开始有空思考另一些事。

比如那艘沉船到底是什么时候的。

可惜这个答案估计是找不到了,路青已经看过一遍,铁箱子里面,除了油皮纸和黄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如航海日志信件之类的。

不过这也正常,在路青的猜测中,那艘船应该是遇到海上风暴触礁沉没的,在那种情况下,船上的人估计都想着怎么活命了,谁还顾得上留下什么信息。

至于那个趴在铁箱子上面的人的身份,路青估计自己可能猜测错了,他应该不是船长,证据就是这箱金子。

要知道在古代,金子虽然贵重,但却极少作为货币流通的,就连银子,也因为价值高的原因,比较少被人们使用,日常生活中,人们使用的最多的,还是铜钱,通宝这样的钱币。

并且,古代的金条金锭,一般都会在上面篆刻印记的,来表明金子的来源和身份,是官锭还是私人的。

而这个箱子里面的几条,却是一点印记都没有,很明显有点不大正常,有点像是私人锻造的,总感觉有点不可告人的意思。

这样一个人,带着一箱来历不明,很难在市面流通,但偏偏又价值惊人的黄金,出现在一艘商船上,很明显不会是船长,甚至他很可能跟船上的人都不认识,只是出了高价搭顺风船而已。

当然路青的推测也到此为止了,信息太少,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当时有什么目的,他无从得知。

那人带着黄金,是为了贿赂官员,还是收买海盗,又或者干脆他这箱黄金是杀人夺宝而来的,这些都有可能,又可能都不对,总之,真相如何,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关于这箱黄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阴谋诡计,还是热血往事,在几百年过去后,在讨论也毫无意,路青也不想纠结。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该怎么处理这箱黄金。

他想了想,忽然把金条都放回铁箱子,然后抱起往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客厅,发现胡老板三人都已经洗完澡,正坐在那里跟老爸老妈他们聊天。

路青上前把铁箱子放在桌上,对着有些愕然的胡老板说:

“胡老板,有件事想要麻烦你。”

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怎么样
呼伦贝尔海拉尔区传染病院怎么样
福建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云南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西安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