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它  “它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绝对是。如果还有一匹更好的马我会非常惊讶。”——练马师塞"> 一代骄马范高尔曼联球员豪言它是赛马界C罗_宝鸡体育吧-宝鸡体育网
NBA

一代骄马范高尔曼联球员豪言它是赛马界C罗

2018-12-14 15:5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他们说它  “它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绝对是。如果还有一匹更好的马我会非常惊讶。”——练马师塞西尔爵士  “我所做的一切,从现在开始将是反高潮,不是吗?我不会找到另一个像它那样的伙伴了。”——骑师汤姆-祁义理  “它是这样一匹特殊的马,整个国家为之自豪,我们有一个超级巨星。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马,我认为它永远是‘最好的马’。”——英国广播公司评论家威利-卡森  “我没有看到它的脸,我只能看到它的背面。即使你被击败,你不得不佩服它,为它鼓掌。我是一个运动员,我真的很感激它在周围。我已经骑了25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杰出的马,它是它们中的一个。”——世界冠军骑师弗兰基-德托  “在足球方面,范高尔让我想起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强壮、高大、气势宏伟。最重要的是,它非常非常很快,绝对是一匹令人难以置信的赛马。”——英格兰国家队和前曼联中场球员汤姆-克莱维利  姓名:范高尔(Frankel)  父系:伽利略(Galileo) 母系:Kind 外祖父:丹山(Danehill)  性别:雄 生日:2008年2月11日 出生地:英国  马主:沙特王子哈立德-阿朴杜勒 (Khalid bin Abdullah al Saud)  练马师:施素尔爵士(Sir Henry Cecil) 骑师:祁义理  战绩:14战14胜 奖金:2,998,302英磅  前文提到:“退役后的“伽利略”被分配到了配种工作中,连续创造出一系列一级赛冠军子嗣。其中最著名的是雄踞世界赛马排名榜首位的“范高尔”(Frankel),还有法国雌马双料冠军“金丁香”(Golden Lilac)、胜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锦标的“李伯大梦”(Rip Van Winkle)、爱尔兰二千坚尼得主“天才画家”(Roderic O‘Connor)……  “伽利略”那石破天惊般的激情在后代子嗣们的血管里奔流,激励着它们奋勇拼搏,成就着一代又一代的英雄……”  本文中,讲的就是这匹流淌着“伽利略”血液、被誉为赛马界博尔特的天才“范高尔”。在上世纪70年代,沙特阿拉伯阿卜杜勒王子与一位名叫范高尔的练马师共同创办了朱德望牧场(Juddmonte Farm)。范氏旗下赛驹曾勇夺创纪录的25场一级赛冠军,并攻下美国三冠大赛贝蒙锦标。然而好景不长,2009年11月16日,练马师范高尔因白血病逝世。为纪念他,阿卜杜勒为自己最好的一匹爱驹起名为“范高尔”,希望它能继承练马师的精神,创造更壮丽的奇迹。  上帝的恩赐  三百年来,现代赛马运动中涌现出无数匹传奇名马,它们不断刷新着马属动物所能达到的速度极限。从撒哈拉沙漠中冲出的阿拉伯马遇到雪山上呼啸而下的汗血宝马,加上“日蚀”、“秘书处”这样的基因突变,现代纯血马早已在速度上超越了世界上任何品种的马匹。  随着血统的不断融合,如今的国际大赛上驰骋的几乎全是巨星的后代,体质差异日渐缩小,那种甩开马群、遥遥领先的场面已经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野。  就在马迷们为了半个颈位或者一个马鼻激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 一头怪兽从马群中脱颖而出。2008年2月11日,朱德望的马夫吉姆在牧场接生了一匹枣色的小马。人们很快发现,与其它赛马不同的是,“范高尔”的前肢有着异乎寻常的力量,跑起来就像一只猎豹。  2010年1月14日,被送到英国施素尔(Henry Cecil)马房的“范高尔”开启了新的征程。施素尔本是70年代中期的英国冠军练马师。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各国都有许多著名的练马师涌现出来,从2000年到2006年间,施素尔竟没能培养出一匹足以问鼎一级赛的马。原先支持他的马主们要么另寻高人,要么离开了人世,连其妻子也离他而去。就在施素尔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他的孪生兄弟被癌症夺去了生命,他自己也被诊断出患了胃癌。只有一个人,阿卜杜勒王子还在支持着施素尔,相信他一定能训练出世界上最好的马来。  旗开得胜  八个月后,“范高尔”的生涯处子赛四班赛,就遇到了一匹的顶级好马“天赐宝驹”(Nathaniel)。1961年,“天赐宝驹”的马主罗特希尔德夫人嫁给金融家雅各布·罗斯柴尔德。罗斯柴尔德家族有四个孩子,“天赐宝驹”的名字就是根据嗣子内森尼尔·罗斯柴尔德来命名。在后来的英皇乔治六世及女皇伊丽莎白锦标上,“天赐宝驹”都轻取得过头马。面对强敌雄厚的实力,“范高尔”要取胜的难度可想而知。  出闸后两匹马就开始了较劲,互不相让的拼抢让场面紧张而刺激。练马师施素尔在场外忍着隐隐的胃痛为爱驹捏着一把汗,他已将毕生的经验用在训练这匹被寄予厚望的良驹身上。  到了直线冲刺的一刻,两马匹已经将大部队甩在身后,但谁也没有获胜的把握,“天赐宝驹”的骑师布宜学(William Buick)已经将马匹催促至极限,胜败就在最后的30米。观众开始躁动着,呼喊着……  也许是故事的一切感动了上帝,经历人生最悲痛的时刻后,施素尔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礼物,“范高尔”取得了开门红,以领先半个马身的优势获胜。但是谁也没有料到,这竟然是“范高尔”此生赢得最不爽快的一战。一代骄马“范高尔”  是Frankel,也是Freak!  2010年9月10日,“范高尔”参加两岁马定磅赛,出闸时落在队后,旋即开始提速,逐渐超越其他马匹跑到队首。就在其他马匹以为自己努把力就能追回来时,“范高尔”甩开强劲的前蹄,使出怪兽式的经典跑姿猛扑终点。冲线时,离它最近的马匹竟在13个身位之外,“范高尔”骇人的实力终于开始展现出来。  随后半年多,“范高尔”的战绩如下:9月25日,爱斯科特御卢锦标,“范高尔”以10个马身轻松甩开马群夺魁。10月16日,一级赛杜何斯特锦标,遭遇实力强劲的“未来梦想”和“天才画家”,“范高尔”在末段以二又四分之一马身领先,并将此距离保持到最后。次年4月16日,“范高尔”出战格拉咸锦标,轻松甩离“尽欢腾”4个马身获胜。4月30日,“范高尔”回到一级赛场,染指二千坚尼锦标,骑师祁义理决定采用领放战略,出闸后一马当先,将马群远远甩在身后达10个马身。最终“杜拜之金”奋力追回一段,以6个马身之差获得亚军。6月14日,在爱斯科特圣詹姆斯皇宫锦标,鞍上人仍然领放,最后被“佐范尼”追回到四分之三马身,依然没能阻止“范高尔”的连胜步伐。  此时此刻,谁能击败了“范高尔”成为赛马届的热门话题。由于“范高尔”跑动的姿势过于凶猛,加上它连战连捷,很多马迷开始昵称它为“怪物”(Freak)。  世纪决战  不久,挑战者来了。  2011年7月27日,萨塞克斯锦标,总共四匹马参赛,其中一匹名叫“小镇风情”,还有一匹名叫“范高尔”。为什么只有四匹?原因简单的难以想象,因为这两匹马的参赛,没有胜算的马主连考虑都没考虑。“小镇风情”究竟有多强?,一句话概括,自出道后除了冠军什么也没得过。  铃声响起,驷马难追。“范高尔”紧贴内栏从容奔跑,四匹马并未明显拉开距离,到直路冲刺时,离“范高尔”仅一个马身的“小镇风情”突然发力,斜着窜到了外道。祁义理抓住机会快马加鞭,“范高尔”再次如猎豹般提速直扑终点,以5个马身的绝对优势结束了“小镇风情”的连胜。  随着“范高尔”的状态越来越好,练马师施素尔的健康状况却急转直下,但他仍然忍着病痛每日坚持指挥训练,为10月的爱斯科特女皇伊丽莎白二世锦标作准备。  10月15日,伊丽莎白二世锦标迎来了王者之战,除了“范高尔”,还有两匹一级赛冠军“尽欢腾”和“永恒诗篇”。施素尔小心谨慎的评估了之后,决定安排同一马房的“子弹列车”领放。比赛前段进行的依然焦灼,但是现场马迷心里想的很清楚,只看最后400米就足够。果然依然仍然还是这么简单,“范高尔”只用了400米,就拉开马群四个马身获胜!  此战过后,“范高尔”的国际评分达到了136分,成为现时世界评分最高的赛马。  记录终结者  “即使他并非无坚不摧,但看来并没有人知道其弱点何在。”“范高尔”的连胜继续着,马迷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如果没有这头怪兽横空出世,或许“尽欢腾”就是本世纪最杰出的赛马了。在2012年“范高尔”出战的5场赛事中,“尽欢腾”获得了4场亚军,它与头马距离都在五个马身以上。  在6月份取得爱斯科特安妮女皇锦标后,英国最具权威性的体育博彩公司Timeform给出了“范高尔”高达147的评分,超过榜单头名——1962年的“海鸟”(Sea Bird II)的145分。评分147的记录,至今还未有马匹能破。  8月11日,“范高尔”向中距离的朱德望国际锦标(Juddmonte International Stakes)发起冲击。面对这个距离的马匹,“范高尔”起步有些慌张,处在了第七位。随后“范高尔”稳定下来逐渐加速,开始了伺机而动。在弯道过后,“范高尔”瞅准机会向外侧转移出来,伴随着一路狂奔,将多项一级赛冠军得主“圣堂”甩开七个马身。至此“范高尔”在两年内连续取得8场国际一级赛的胜利,打破了由“直布罗山”(Rock Of Gibraltar)在欧洲创造的连续胜出国际一级赛纪录。  10月20日,“范高尔”出战此生的最后一役——英国爱斯科特冠军锦标。此时的练马师施素尔由于病重,已无力赶到现场为自己的爱徒助威。没有恩师在场,“范高尔”还能继续赢下去吗?人们开始了争相猜测。  铃声响起,六匹马出闸。有一匹顶级良驹与“范高尔”展开硬拼,就是“天赐宝驹”——那匹让“范高尔”初战赢得相当困难的顶级快马。冠军锦标的草场地偏软,“范高尔”沿途跑得很不顺利,但这并不能阻止它前进的步伐。在末段直路上,另一匹快马“天鹰翱翔”杀了出来,与“范高尔”步步为营。怪兽被逼得使出绝活儿,开启动力后,如猛虎下山般一路狂奔,最终以一又四分之三个马身保住晚节,结束了辉煌的比赛生涯!  回归  赛马的一生可能远比大部分人类的一生更跌宕起伏。如果它们在竞争中输了,可能输掉的是后半生的好日子;而赢家则迎来的是连大部分人类都望尘莫及的幸福生活。退役后,“范高尔”回到了它出生的朱德望牧场,在这个充满着神话色彩的赛马圣地,“范高尔”无疑是最闪烁的那一颗星。  由于在14场比赛中共领先了七十六又四分之一个马身,”范高尔”被估价为2亿美元,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赛马。在2015年的英国爱斯科特赛马会上,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自为”范高尔”雕像揭幕,将“‘范高尔’时刻”永远定格在世界面前。英国女王为“范高尔”雕像揭幕  骑师祁义理来自于爱尔兰,他和“范高尔”一起冲刺的画面成为赛马历史的经典时刻。“范高尔”的退役让祁义理难过不堪,“‘范高尔’会跟你说话,就像人一样,你可以看出来它什么时候状态好,什么时候状态不好。‘范高尔’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篇章,我很高兴遇见了它。你从没见到F1赛车在柏油碎石路面比赛,但我的马却在这样的条件下仍然拿到了冠军。”(李大雷)

管冰机
回收SMC
重庆企业培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