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采个娘子来养家 008 山菌炖鸡汤3

2019-10-12 21:36: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008 山菌炖鸡汤3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宋好年那张隐藏在胡子里头的黑脸似乎也有点发红。

过了好一阵,他才粗声说:“你要解手,喊我就是了,自己别乱跑。”

百合忍着羞意,小声说:“那……麻烦你带我去茅房……”

前两天她昏睡着,水米未进,暂时没有要上厕所这种危机。一旦情况好转,又吃下了东西,这种窘境就迫在眉睫了。

不论百合还是大妞,长这么大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形,羞愤欲死地被宋好年架着到了在院子一角的简易茅房。

几条破木板围成的旱厕四面透风,因为是在冬天,气味倒还可以忍受。

百合在里头上厕所,一想到外头有个魁梧雄壮的男人,心肝都在打颤。偏偏这个男人还在外面干咳两声,问:“你没事吧?没掉下去吧?”

好不容易百合才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我没事……”

身上一点点热气很快就被风吹散,百合上下牙直打架,哆哆嗦嗦地走出来,又被宋好年架着回到房间里,缩在熊皮褥子里发抖。

宋好年默默盛一碗汤给她,满满的肉堆得冒了尖,见她愣愣地盯着碗瞧,想是她害怕不敢吃,只得解释:“就是给你补身子的,你不吃就糟蹋了。”

百合嗅着鸡汤浓烈的香气,咽口唾沫,“你……能给我打瓢水吗?”

宋好年愣一下,扭头去厨房舀一瓢水过来。百合接过水瓢,她身子虚到觉得这一瓢水仿佛都有千金重,就在床头洗了手。

房间里的地是土的,墙角和长着几茎半枯的草,水泼在地上一会儿就渗没了。然后百合才开始吃饭。

宋好年愣愣地看着她

,觉得有点奇怪——他媳妇啥时候这么讲究了?

不过他一共和大妞相处没几天时间,她家里就有这种习惯也不一定,当初柳义嫂还夸过她勤快爱干净的。

鸡汤一入口,百合肚子里忽然就暖和起来,她几乎热泪盈眶:怎么会这么好喝!

汤碗上漂着一层薄薄的油花,除了几粒盐,再没有别的调料,但味道鲜美,百合差点把自己舌头吞下去!

她饿死鬼投胎一般,头也不抬地喝汤,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滚热的汤烫着舌头和嘴,前胸后背都暖和得酥麻。

她一气喝掉半碗汤,额上渗出细细汗珠,吞咽速度才慢下来,开始吃碗里堆得高高的肉。

鸡是未经污染的环境当中散养的土鸡,土鸡肉容易柴柴,但这半大的小鸡还不到柴的程度,肉质非常嫩滑,鲜美得不得了。

百合饿了太久,求生的本能驱使着她进食,好在她现在的灵魂是来自现代的教师,她知道饥饿太久的人一下子不能吃太多肉,否则肠胃会受不住。

“咕。”她咽着口水,强迫自己停止进食,把喷香扑鼻的鸡汤挪开一点点。

宋好年看她只吃了半碗,突然不吃了,有点奇怪:“怎么不吃了?再给你舀点热的?”

百合摇摇头,犹豫一下,小声说:“不吃肉了,再给我舀一碗汤吧。”

鸡汤养人,她多喝两碗没事的。

宋好年接过碗,把肉拣回锅里。他观察到百合爱吃连皮的部分,在碗里留下几块带皮的嫩肉,又舀了两勺热汤,把碗递还给她。

百合喝着汤,宋好年就把锅子收起来,自己吃热好的包子。

百合咬咬唇,犹豫着问:“你……你怎么不吃啊?”

宋好年笑着说:“你一共没吃多少,这汤留到晚上热一热,你还能再吃一顿。我又没生病,用不着补身体。”

他乱蓬蓬的胡子遮住了五官,看起来长得很凶,一笑却爽朗地露出两排白牙。

百合愣住,半天反应不过来。

教师李百合小时候家里穷,鸡蛋、肉都是小弟的专属,她自己能捞到一两口油水就算不错。李大妞更是要把肉省给二妞和三妞,省给小弟青松。

两辈子加起来,从来没有人专门给她杀鸡吃。这个人甚至自己舍不得吃一块肉,就着鸡汤的香气,自己啃包子吃。

他凶狠的外表底下,也许并不像大妞以为的那么可怕吧?

百合嗫嚅:“你也吃吧……”

话说出口,她找回几分往日的伶俐,不再像大妞那样木讷,“……你也挺辛苦的吧,我一个人吃,过意不去。”

宋好年愣了愣,笑容越发欢喜。他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他这个媳妇,分明是开始体贴他了。

“好,我吃!”

宋好年吃肉的速度比百合更快,但他也更有自制力,只吃几块就停下来,剩下了大约一小碗的量。

这一小碗肉连带着汤,在当天晚上又可以热一顿。宋好年下晌去柳义家看秀儿,挑鲜亮的鸡毛扎了个毽子带给她,顺道把杀鸡剩下来的零碎带去给他家的狗黑子吃。

柳义嫂给他装了半背篓柴禾、一褡裢粮食,让他带回家。

宋好年回家后,先跟百合打了个招呼。

一顿鸡汤让百合精神好了不少,她身体虚多半是饿的,只要营养跟上,很快就有了起色。

百合就看着宋好年继续去厨房里忙活,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很快就传出粮食的香气。

灶膛里,埋在灰下面的木柴还有余温,从灰里扒拉出来架成空心的形状,抓着烧火棍憋气猛吹一阵,火就又烧起来了。

烧火棍是一根拇指粗细的竹竿,三尺来长,中间钻通,就又能通气,又能拨火,便宜又好用。

等到家里唯一的铁锅烧热,宋好年就拿碗从褡裢里舀出一碗黄米来,拣去谷壳石子儿,倒在锅里炒。

读书人把黄米叫“黍”,北方叫“糜子”,其实都是同样的东西。

黄米炒之前细细小小的,看上去和小米差不多大小,但越炒就越膨大,最后胀到有白米粒那么大,表面油亮油亮的,就炒好了。

穷人家没有太多粮食,要先把黄米炒过才够吃。宋好年从家里搬出来一年多,自己磕磕绊绊地摸索,柳义嫂也教了他不少窍门,他的厨艺虽然不太好,但做一两个人的饭已经不是问题了。

镇上好些人觉得男人就不能进厨房,宋好年倒是无所谓,他自己一个光棍汉,自己不做饭,总不能天天都去柳大哥家吃饭吧?

就是柳义嫂不说啥,他自己也嫌丢人。

现在虽然有了媳妇,这个媳妇病得七死八活的,他觉得自己得照顾她,不然像有些人一样,只顾自己高卧,一点也不顾惜媳妇的身体,那等没良心,不是人该有的行事。

盘锦性病
玉林妇科
淮北治疗男科医院
盘锦性病医院
玉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