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魂武魔穹第四百七十一章坠渊上

2020-01-20 06:5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武魔穹 第四百七十一章 坠渊(上)

第四百七十一章坠渊(上)

此刻山庄之中的长老们终于是此刻赶到了,但是紧接着迎接他们的那种惨绝人寰的单方面屠戮,除了山主算是一个伪武魂境强者,其他大多数是那种凝海境中高期的修武者,这种境界上的差距,并不是简单的人数就能够比拟的。

天空的残月都是在此刻被染上的了一层淡淡猩红之色,久久难于散去,而那山主的随从,因为事先察觉到了三名强者到来,却是早早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最终也是幸免于难。

不过那随从虽然躲了起来,但还是不敢轻易从那个隐蔽的地方走出来,直到翌日的清晨,一缕淡淡的霞光,静静的播撒到整个地面之上,那猩红的气味却是将随从从睡梦之中拉了起来。

这一个晚上,他睡得是格外的舒心,因为多年的大仇终于是的得以报了,即便是他此刻被那三名强者发现了,甚至被杀死,也是不会有任何的遗憾。

揉了揉那朦胧的睡眼,但是下一瞬间便是立即惊醒了,因为此刻天脉山到处是一片血红色,在阳光的映照下,那抹血红色更是极为的耀眼。犹如一抹幽光一般,在天脉山的上空一种聚而不散的。

顿时那随从脸上也是闪过一抹难受,不过在下一瞬间,这种难受便是逐渐的被兴奋所取代;因为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这天脉山上隐名埋姓二十多个年头了,现在终于是将着天脉山灭门,虽然不是以他之手,但却是与他有种某种关系,如何能叫他不喜呢。

若非是他怂恿山主派人去追杀那少年,想来也不会给天脉山带来如此大的危机,就在随从站在天脉山大殿旁,尽情的发泄这些年掩藏在心底深处的一抹愤怒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了旁边角落的一道轻微的呼救之声。

下一瞬间,随从黎叔也是立即安静下来,同时脸上也是闪过一抹怨毒的神色,因为在这天脉山之中,除了那山主之外,还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他的。

不过在下一瞬间,那怨毒的神色便是悄然收敛下来,同时眸子却是仔细的扫视的周围。在那大殿的角落之中,便是突然察觉到一丝轻微的晃动,尽管极为轻微,甚至可以说到了那种忽略不计的地步,但还是引起了随从的注意。

当即黎叔便是不动声色的向着这边走来,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人一定是藏进山庄中的密室才幸免于难的;其实黎叔早就知道这山庄之中有一个大密室,不过虽然知晓,但是却不知道具体位置,而山主也是一直瞒着他,可以说除了长老和山主之外,几乎没有人能够知晓这个密室的存在。

岗远科远方考秘恨岗鬼阳情月此刻山庄之中的长老们终于是此刻赶到了,但是紧接着迎接他们的那种惨绝人寰的单方面屠戮,除了山主算是一个伪武魂境强者,其他大多数是那种凝海境中高期的修武者,这种境界上的差距,并不是简单的人数就能够比拟的。

不过此刻让他疑惑的是,就在山主自爆的时候,那几位长老在第一时间也是赶到了悬崖边,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出来,并且藏到密室之中。

“会是谁呢!”就在黎叔疑惑的时候,身体却是悄然向着那边移动着,同时魂气却也是在此刻悄然运转,大有一副情况不对便是会立即出手一般。

“黎叔!”就在这是,那大殿的右边一处毫不起眼的小家落,却是在此刻缓缓的动了起来,下一瞬间,一道不安的声音却是在此刻响彻而起。

顿时那名叫黎叔的随从也是瞬间觉察到了此人是谁,若是他没有被废掉魂海的话,或许对他还有些心悸,但是现在。

不过尽管如此,黎叔在下一瞬间,那种阴狠的脸色也是迅速的收敛下来,转而露出一丝悲怆的神色。

“无名,这是怎么回事?”黎叔问道,却是在刚才的一瞬间想好一些对策,那边是谎称自己外出执行任务。

此刻天脉无名不疑有他,因为即便是此刻有所怀疑的话,也是不敢说出口,以免造成两人之间不必要的误会;若是之前他的魂海没有被废掉的话,与黎叔勉强还有一战之力,即便是没有,也能够全身而退,但是现在……想到此刻,那天脉无名脑海浮现出一道身影,同时也是不禁暗暗的捏紧拳头。

当下天脉无名便是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告诉了黎叔,原来就在那是,几名长老正在讨论着是否真的没有机会恢复或者是重塑那魂海,就在这时却是突然听到了那悬崖边上的传来的一声巨响,当即便是连忙赶了过去;

而那会天脉无名也是走出了殿外,但是当听到了一声惨叫之后,天脉无名便是毫不犹豫的躲进一旁的密室之中,最后才幸免于难,不过从那密室透着的一些小孔,却是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那时脸上除了惊恐之外,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同时也是有些疑惑,他们天脉山究竟招惹到了什么强者,竟然这麽厉害,全庄上下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制止他们。

封地仇远情羽太恨岗接远毫闹顿时那随从脸上也是闪过一抹难受,不过在下一瞬间,这种难受便是逐渐的被兴奋所取代;因为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这天脉山上隐名埋姓二十多个年头了,现在终于是将着天脉山灭门,虽然不是以他之手,但却是与他有种某种关系,如何能叫他不喜呢。

当天脉无名问起的时候,黎叔也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不过就在天脉无名转过身的一瞬间,黎叔却是动了;手中闪过一抹灰白色的魂光,下一瞬间,却是直接一掌狠狠的印在天脉无名的背脊之上。

顿时那天脉无名犹如离弦之箭般,直接是被击飞而起,而后狼狈的印在那大殿一根粗壮的大柱之上,随后缓缓的滑落;这下一下直接是将天脉无名打的半死不活,不过好在意识弥留之际却是让他醒着。

此刻他费力的转过头来,看着一脸狠厉的黎叔,脸上尽是些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陪伴着自己长大的黎叔,竟然会对自己下手。

不过此刻的黎叔望着那天脉无名,脸上神色却是依旧不减,不过同时也是将自己为何这样做的目的告诉了他;

听完了黎叔的讲述之后,天脉无名也是逐渐的懂了一些,说实话,若是自己站在黎叔的角度之上,或许做的比他还要残忍一些。想着,此刻的天脉无名也是缓缓的闭上了双眸,他终究还是难逃一死,此刻后者的脸上竟是呈现出一丝不甘,原本的他也是那种惊艳绝伦之辈,没想到……

岗仇不仇鬼羽羽球岗学远情星“黎叔!”就在这是,那大殿的右边一处毫不起眼的小家落,却是在此刻缓缓的动了起来,下一瞬间,一道不安的声音却是在此刻响彻而起。

看着天脉无名身上的气息一点点的消逝,此刻黎叔也是缓缓的闭起了双眼,若是仔细看的话,还能够察觉到此刻后者的眼角边,却是有着一抹泪水缓缓的溢出。

萍乡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饶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专科医院广州哪家好
芜湖白癫风公立医院
清远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