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长生证道 第二百三十章 伏击

2019-10-12 20:59: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二百三十章 伏击

乌漆墨黑的泥泞地面,广袤的一片密林,森冷入骨的罡风刮过林间,发出一阵吚吚呜呜的奇怪声响,听着就让人背心阵阵发寒。

凌霄的鼻间飘荡着混合了腐叶以及林间各种不明味道的潮湿空气,缓缓地走入了这片密林。

这是他进入幻奇山的第五日上午。说起来,这个幻奇山还真是诡异,不仅跟凌霄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甚至可说是不毛之地。他在里面走了五天,别说灵化灵草这些东西,就连稍微有点灵气的地方,都没有见到,不禁让他感到大是郁闷。

“难道我走的这条路,竟然是寸草不生?不应该啊,我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吧……”他照着玉牌的指示,想要赶去寻找楚韵之和宗静雪。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到此处之时,玉牌上面两个光点中的一个,竟然自行消失了。

“消失的那一个会是谁呢?”凌霄心中念头急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想着,林间忽然传来一阵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响。就在这时,轻抚而来的微风将一股若有若无的寒冷的清香,萦绕在了他的鼻端,令得他思路一清。

“咦,这种香味……”

凌霄轻轻抽动了一下鼻子,若有所思片刻,突然眼睛亮了一亮,然后快步向着香气传来的地方奔了过去。

走了大约百余丈的距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小小的水潭。水潭的旁边,长着三朵灿灿的八瓣红花,一个个都如碗口大小,看着竟是惊人的灿烂,仿佛最热烈的生命。它们在潭边生机勃勃地盛开着,清风摇曳之中传送而来阵阵令人心旷神怡的清香,正是凌霄刚才闻到的气息。

“果然是赤罗烟!”

一见到这些花的样子,凌霄就是一阵惊喜。此时他的脑海之中,不由得地泛起来草灵菁典之中的一处记载:“赤罗烟,色艳而性寒,生于寒水之侧……”

按照记载,赤罗烟是一种叫赤罗丹的灵丹的炼制主材。这种灵花虽然长得热烈浓艳,但其发出却是冷沁沁的清香。这种特质,在灵花之中并不多见,是以凌霄一见之下,便认了出来。

他在原地伫立,开动灵识外放,方圆数十丈的一草一木、一响一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突然,他神色一动,整个人有如轻烟一般飘到了一棵大树之后,竟然将身形藏匿起来,仿佛跟那棵大树已经融而为一。

在幻奇山这个随时都可能遭遇不测之地,凡事还是既瞻前又顾后的好,否则很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更何况,自来到此地之后,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总有一些不安的感觉,虽然他并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果然,在他外放灵识之后,他立刻发现,在那水潭旁边不远之处,有着几个若有若无的气息,像是在那里埋伏已久,等着守株待兔。而此时,另外一处,正有两人正在向着这里走来,而且其中一人气息不稳,似乎受了一些内伤。

看来这里马上就要上演一场陷阱遭遇战啊。凌霄心中一声冷笑,不动声色地隐藏起来。

他并不担心赤罗烟,反正这个家伙又不像黄猄草那样长的有脚!既然有人想要当螳螂

,那自己不妨看看能不能做做后面的黄雀吧。

想到此处,他将自己的气息藏得更轻,此刻就算是这个森林里面的原住民,也未必能够发现这里已经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大约一刻钟之后,远处走来的两人脚步声突然在林前停住。接着,一个惊喜的声音突然叫道:“爹,你快看,那里有三朵灵花,看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一个苍老的声音嗯了一声,道:“我看下……”片刻,那道苍老的声音便又惊又喜地道:“哈哈,竟然是赤罗烟!亮儿,快,趁着这里没人,快去把它收起来。”

此时藏在一旁的凌霄突然眉头一皱:“咦,这个老人家的声音,怎么听起来竟然有些耳熟?”

他悄没声息地探出头来,向着水潭那里看去,只见一名老者和一个少年正满脸兴奋地看着赤罗烟,而后者此时正在那里摩拳擦掌,看那样子正准备着跃跃欲试。

视线转到那老者脸上,凌霄的心中顿时一阵大跳,脸上也是一派极度古怪的表情:“竟然是他!”

此时那少年正要举步向前,那老者忽地眉头一皱道:“亮儿,为父跟你说过多少次,事到临头你为何还是如此鲁莽?”

那少年一愣,随即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赧然地道:“爹,孩儿一时激动,忘记了。呵呵,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说着,探手入怀,取出一双散发着淡淡灵气的晶莹手套来。

他将双手一伸,那手套顿时白光一闪,自行套入了他的手上,严丝合缝,手指屈伸无不如意,就像是本来的皮肤一样。

那老者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嗔道:“臭小子,都这么大了,还是这么的不长记性。”话虽如此,神情之中却满满都是浓浓的舐犊之意。

那少年走到那几朵赤罗烟的旁边,蹲下身子,小心地伸手将其一一拔了出来。待拔到第三颗之时,那朵赤罗烟竟然浑不像刚才两株那样轻松地一拔而起,而是好像在地上生了根似的,牢牢地生在地上,纹丝不动。

那少年接连用了两次力气,都没有拔动,不禁顿时好胜心起,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喃喃地道:“哼,我还不信了,你这个家伙能扎得有多么牢实!”

微微在手上注入两成灵力,那赤罗烟果然有着一丝松动的迹象。那少年心中顿时一喜,深吸一口长气,再注入两成灵力,猛然一使劲,喝道:“给我起来!”

“蓬!”

一声闷响,一道活物迅疾无伦跟着赤罗烟破土而出,混在纷飞的泥屑之中,闪电一般袭向少年的胸膛。

“啊!”

少年顿时就是一声惨呼,噗通一声坐倒在地,脸上瞬间浮上了一层黑色。紧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那物眼见得手,飞快地逃入了一旁的草丛之中-竟然是一条一尺来长、长有无数密密麻麻小脚的黑色小蛇。

“遁地蛇蚣!”

不远之处的老者见状顿时脸色惨变,一声惊呼,身子一晃便奔到了少年身边,运指如飞,啪啪啪地连点他胸口的诸般穴道,然后眼疾手快地塞了一颗丹丸进到他的口中,这才一迭声地道:“亮儿,亮儿,你怎样了?”

那少年脸上已是黑气笼罩,却兀自挤出一丝强笑:“爹,你放心,孩儿没事……”

“没事?哈哈哈,不会吧……”

就在这时,林间忽然响起一阵猖狂的大笑:“能够在我的遁地蛇蚣蚣口下,还能逃得性命的人,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见到过呢!你这小子居然敢说自己没事?呵呵,小兄弟,有时候嘴太硬,那也是能要命的!”

话音一落,林间枝叶一阵摇曳,三个大汉走了出来。

来者是一高一矮以及一个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疤痕的男子。此时那个疤脸汉子一脸狞笑,那条疤痕看着就像一条活灵活现的蜈蚣。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用遁地蛇蚣对付我们父子?”那老者将少年护在身后,口中怒喝道。

“嘿嘿,要说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还有比遁地蛇蚣更好的方法吗?”

那三人都是连连奸笑起来,为首那名疤脸男子更是笑得异常欢畅:“谁叫你们两个好死不死地来了这里,而且还如此贪婪!若是你们没有想打赤罗烟的主意,又何至于此?所以俗话说得好,天要亡一人,先会使其贪啊。”

那老者哼了一声,恨恨地道:“好,此事算我父子栽了!这个赤罗烟我们不要了,你让我父子自行离开!”

“离开?”疤脸汉子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呵呵大笑:“你觉得我们在这里做下这么多事,还能这么轻易地放你们离开?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嗯?啧啧,话说你这个当爹的还真是狠心呐,你儿子中了我的蛇蚣之毒,你觉得就凭自己能够解决得了?你这么一走,你就不怕你那宝贝儿子一命呜呼,让你家绝后?”

“你……”老者的脸上顿时一阵铁青,沉吟片刻,狠狠一咬牙,道:“你们到底想要怎样?痛痛快快说吧!”

“好,你要痛快那就大家都好说!”疤脸汉子脸色一霁:“放下赤罗烟,再交出你身上的菘蓉妖果,大爷就把解药拿给你,任你们父子自行离去!如何?”

“菘蓉妖果?”在一旁默默观望的凌霄听见这四个字,心里顿时便是一凛。这东西可是修炼暗属性功法的大补之药啊,而且在灵修大陆长期处于可遇不可求的境地。

那少年一听,登时大急:“爹,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呀!菘蓉妖果可是……”

“你给我闭嘴!”那老者又急又怒地一声断喝,忙不迭地打断了他。少年见状不禁一愕,却见那三人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这才知道原来对方刚才其实是故意用话来诈自己,不由得心中一阵大悔。

“原来三位竟是早早就瞄上我父子二人,今日想来也是故意在此设局相候的了!”那老者叹了一口气,道:“三位真是好机心,好手段!却不知我父子是在何时何地就落入了三位眼中,不知可否相告?”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费用高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在线答疑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能报医保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在线询问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在什么地方
分享到: